悟空彩票与你同行|悟空彩票-时时彩

    1. <form id='tn54x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tn54x'><sup id='tn54x'><div id='tn54x'><bdo id='tn54x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  止戈网 新闻 > 首页 > 悟空彩票时时彩 > 华夏春秋 > 正文 >

            解玺璋先生新作《张恨水传》集赞送书

            2018-08-29 06:06:29 点击: 来源: 止戈网 反馈
            导读:福利来啦!从今天开始,季我努学社将持续举办名家赠书活动,所有书籍均为名家亲笔签名版。本次赠送给读者朋友们的是解玺璋先生的力作《张恨水传》(5本,亲笔签名版,59

            福利来啦!从今天开始,季我努学社将持续举办名家赠书活动,所有书籍均为名家亲笔签名版。本次赠送给读者朋友们的是解玺璋先生的力作《张恨水传》(5本,亲笔签名版,59元)。本书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。活动

            福利来啦!从今天开始,季我努学社将持续举办名家赠书活动,所有书籍均为名家亲笔签名版。本次赠送给读者朋友们的是解玺璋先生的力作《张恨水传》(5本,亲笔签名版,59元)。本书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。活动持续时间为期一个月。关注季我努学社微信公众账号jiwonu,并在本启事之下留言并转发朋友圈,集赞数量达到一百者可获得抽奖资格,赠书将由出版社直接寄送到获奖者手中。

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季我努学社新浪微博“季我努学社”也在进行转发抽奖活动,同样是5本解玺璋先生签名版样书!欢迎朋友们关注季我努学社新浪微博!

            最后幸运获奖名单将在922日在季我努学社公号、新浪微博公示!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《张恨水传》新书封面

            导读

            谈起张恨水,大多数人都会想起他的《金粉世家》、《啼笑因缘》等等一系列作品。作为近代中国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作家,被誉为是现代文学章回体小说的第一人。张恨水的小说,往往流露出诗一般的悲伤,肃穆而凄凉的文字所传达出来的时代情绪,不只是单纯的作为文本“构成”而体现,而是张恨水刻意通过文字上的虚化处理,来刻画出小说中人物感情的立体感和悲悯感。

            新书试读:张恨水的感情经历

            张恨水一生经历了三次婚姻,有三个女人从始至终陪伴着他,她们是:徐文淑(18981958年)、胡秋霞(?—1982年)、周南(淑云)(19151959年)。我想丰富而又凌乱的个人感情经历,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张恨水的文字风格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张恨水全家福

            1次大约是在民国四年(1915年)至民国五年(1916年)的冬春之际,张恨水年纪在二十到二十一岁之间,而非很多书、文所言之民国二年(1913年)。那时,张恨水亡父不久,失学在家,堂兄张东野邀他到上海读书,后报考苏州蒙藏垦殖学校被录取。二次革命失败,学校被迫停办,他不得已返回家乡潜山。这是他第1次出行,无果而返。这期间,母亲似乎还没有和他谈到婚姻问题。很快,他因求学心切,再次离开家乡,来到南昌,进了一家补习学堂,补习英语和数学,为考大学做准备。但由于经济上难以支持,他便离开学堂,借了一笔川资,到汉口投奔本家叔祖张楚萍(犀草)去了。他在汉口时间不很长,小报馆的工作并没把他留住,民国三年(1914年)岁末,张东野来汉口演戏,介绍他加入剧团,随后就去了湖南,并于半年后辗转来到上海。这时,郝耕仁、张楚萍都在上海,他们一同过着潦倒的生活,却也自得其乐。这一年的“七夕”之夜,他与张楚萍“落拓过金陵”,散步江边,遂口占《七夕诗》一首:“一度经年已觉稀,参横月落想依依。江头有个凭栏客,七度今宵尚未归。”诗中不仅感叹了张楚萍的身世,而且隐含着规劝之意,只是没有提到他自己,可见,当时他还是单身,还不存在婚姻问题。到了十月,秋风渐凉,他又害了一场病,在上海就住不下去了,于是,他便借了路费,再次打道回府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张恨水和徐文淑

            他与徐文淑的婚姻,大约就发生在此次回乡之后,与民国五年(1916年)五月为营救张东野、张楚萍三赴上海之前。张恨水很少谈及自己的婚姻,他的长篇回忆录《写作生涯回忆》及《我的创作和生活》对此事都只字不提,只有《我的小说过程》提到一句,解玺璋先生则在《张恨水传》中将其全部摘入文中:

            二十一岁,我重别故乡,在外流浪。二十二岁我又忽然学理化,补习了一年数学。可是,我过于练习答案,成了吐血症,二次回故乡。当然,这个时候中耗费了些家中的款子(其实虽不过二三百元,然而我家日形中落,已觉不堪了),乡下人对于我的批评,十分恶劣,同时,婚姻问题又迫得我无可躲避。乡党认为我是个不可教的青年,我伤心极了,终日坐在一间黄泥砖墙的书房里,只是看书作稿。我的木格窗外,有一株极大的桂花树,终年是青的,树下便是一院青苔,绝无人到,因此增长了我不少的文思。在这时,我作了好几部小说,一是章回体的《青衫泪》,体裁大致像《花月痕》,夹着许多辞章,但是谈青年失学失业的苦闷,一托之于吟风弄月,并不谈冶游。

            张恨水的这段回忆,或有不准确之处,抑或有忽略、简化之处,但他无意中讲到遭遇婚姻问题的时间,是在二十二岁的时候。据谢家顺先生考证,他在这篇文章中所用年龄为虚岁,推算下来,实际应是二十一岁。如果这时他已结婚,那么,只能是民国五年(1916年)五月前,因为,五月后,他已到达上海,陈其美殉难后,参与其后事料理的人曾合影留念,在当年的这张照片中,我们看到了张恨水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关于张恨水的这次婚姻,坊间流传着多个版本,且众说纷纭,真伪难辨。大致说来,此事系其母一手包办,女家是潜山县源潭乡徐家牌楼人,虽非名门望族,却也是当地大户,与张家相比,算得上门当户对。媒人是一位本家婶子,她们约好借看戏的机会去相亲。说是相亲,可双方家长并没有见面,而是由媒人指着远处看戏的人群,让张母望了一眼那个姑娘。张母的确看到人群中有个姑娘长得很标致,以为是自己未来的儿媳,亲事就这么定下了,接着,下了聘礼,新人进门的日子也随之定了下来。不料,姑娘娶进门,却并非母亲看中的那一个,儿子更感觉受到愚弄,十分委屈,遂有新婚之夜逃离洞房之举。家人连夜将他从后山找回,并责以孝道,母亲也流泪向他表示歉意,许他将来有中意之人,再另娶一房。张恨水既不能抗拒慈命,又有怜香惜玉之心,最后,只能默默地吞下这枚苦果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悟空彩票时时彩精彩内容和实在福利,请朋友们关注季我努学社微信公众号jiwonu,以及季我努学社新浪微博“季我努学社”。谢谢大家!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欢迎关注季我努学社

            编辑: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 贺清令 郁花

            注:其中文字大部分整理自解玺璋先生的《张恨水传》

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  热点话题

            热点文章